铝型材报价

您当前位置:主页 > 铝型材报价 >

“迁徙的鸟儿”:在瑞丽务工的缅甸女性过得怎

发布日期:2021-08-25   

  天气转冷的时候,无数鸟儿会开始它们的迁徙之旅。为了找到片刻温暖,它们张开翅膀,告别了自己的故乡,在一条充满崎岖坎坷的路上,跨越千上万水,向着梦想中的天堂不断前进。

  而边境地区的跨国人口流动,也是一种特殊的迁徙形式。云南边陲小镇瑞丽市就聚集了一大群从缅甸“迁徙而来的鸟儿”。

  伴随中缅两国经济发展差距的加大,越来越多的缅甸女性利用地缘优势,以劳工迁徙的方式来中国寻求更好的发展。其中,瑞丽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是很多缅甸女性来中国务工的首选。

  截止到2015年,中国已成为接收缅甸移民的第三大国家,接收的缅甸移民人数超过9.2万人,占缅甸海外移民的4.6%,其中女性移民人数接近4万人,占总人数的42%。这些来华的缅甸女性往往肩负着供养家庭的责任。

  在东南亚地区,受宗教与社会习俗的影响,女性被赋予了更多的家庭责任,这使得她们对家庭尤为重视。再加上常年的战乱与贫困导致缅甸很多产业衰颓、经济萧条。面对严重的生计问题,尤其是农村地区的成年与未成年女性陆续远走他乡,被迫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家庭生存的希望。相较于城市地区的女性,农村女性通常受传统观念影响更深、受教育程度更低、工作机会更少,因此,她们会自觉地认为自己有供养整个家庭的义务;但是,当地提供的就业机会根本无法满足女性们的就业需求,为了家庭,她们就必须往外走。

  在跨国环境下,移民处于各个产业中的底层,承受着身份问题带来的种种不公对待。就算是干同一份工作,缅籍身份会往往使得在华的缅甸女性们总是挣得比中国人更少。瑞丽市勐秀村的L女士就透露到,同样是砍甘蔗,缅甸人的工资是70元/天,中国人则是100元/天。

  同时,因为语言不通,一些从事农耕的缅甸女性表示“看不懂化肥和农药的使用说明”,常常有操作不当祸及秧苗的情况发生。此外,缅籍妇女还发现她们在缅甸所学的农耕知识在中国根本不适用,因而她们的农业收成总是不理想。

  事实上,除了身份不同、语言不通外,对异乡的不熟悉和不适应也是很多在华缅甸女性要面临的大问题。这在务工缅甸女性的“肚子疼”现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在瑞丽郊区的一家私人木材加工厂,西兰捂着肚子歪躺在工棚的房间里:“我肚子疼,刚吃了止痛药。”她表示自己肚子疼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具体哪里痛和什么原因她自己也模糊不清。

  “肚子疼”是普遍存在于缅甸籍女性移工身上的病症。因为受教育程度不高和语言不通,她们一般只能用“肚子疼”或“胃疼”这个模糊的概念来表达自己在异国他乡出现的健康问题。而因为不熟悉中国的医疗常识、就医体系,她们往往无法在中国进行治疗。但如果在缅甸当地,她们就算不清楚自己的病痛,也能凭借常识或熟人得到及时的医治。另外,由于外籍身份而造成的较高的医疗费用也成为她们在中国就医的阻碍。

  因此,一旦患病,她们要么自己捱过去,要么“回缅甸去买药和看病,除非是紧急情况。”

  此外,女性身份更给她们带来了雪上加霜的用工歧视,使她们成为跨国移工市场中尤其脆弱又廉价的劳动力。1984年,欧洲学者米丽雅娜·莫罗科瓦西奇在她的论文《女性也是候鸟移民》(Birds of Passage are also Women)中系统介绍了全球移民的女性化现象及趋势。她指出,在性别分割的国际劳动力市场上,女性移工成为一种现成的、既脆弱又灵活的劳动力资源。她们在跨国高技术产业中的最底层,或者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中的“最廉价”环节工作。在瑞丽,相较于其他务工的男性移民,缅甸女性确实更多从事农耕、餐饮、以及服务业等低端产业。

  对于缅甸籍女性在中国务工所面临的困境,当地政府与社会组织通过多种途径为她们提供支持,为其赋能。

  由于没有中国户口,来中国务工的缅籍女性无法以自己的名义去银行办理账户,因此也无法获得正规的贷款和金融服务。对此,瑞丽市政府推出的“贷免扶补政策”和瑞丽市妇女儿童发展中心的“小额贷款”项目都将缅甸籍女性纳入服务对象的行列。

  其中,“贷免扶补”政策为首次创业者提供五万到十万不等的免息贷款,帮助缅籍女性从低风险的正规渠道获得资金支持;“小额贷款”项目则是让缅甸女性自己去制定借贷的额度、周期、利息、还款方式等制度,给足他们充分的信任与支持。

  29岁的Ma San Htwe在中国以摆摊卖鱼为生,她的货摊上甚至有河虾和龙虾这样在周围鱼贩那里看不到的品种。她说:“两年前我申请了小额贷款,这两年我一共借了五笔。小额贷款让我购买了更多品种、更新鲜的鱼来卖。我现在收入提高了,有了储蓄,还把多余的钱投资了珠宝。”

  卖鸡肉的Moe Moe则表示,小额贷款让她有钱更换了新的混凝土地板,保证了店面的干净。相比别人家泥泞的环境,Moe Moe吸引了更多的顾客。很快她就赚够了钱还上了贷款,而且还有盈余。

  “贷免扶补政策”和“小额贷款项目”赋予跨国移工市场中弱势的缅甸女性财务规划的资源,使她们也能有应急资金、管理现金、经营小本生意和为家庭的未来投资。

  然而,小额贷款项目一年能惠及的人数有限,无法涵盖所有来中国务工的缅甸女性。为缅籍女性提供技能培训,授之以渔,或许是真正提升缅籍妇女的自信心与自我价值感、让她们“宾至如归”的根本之法。要想彻底改变缅甸女性在跨国移工市场中的不公待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瑞丽务工的缅甸女性通常遭受着移民身份和女性身份双重的务工歧视,使得她们跨国务工面临着尤为严峻的挑战。

  但是,来瑞丽务工的缅甸女性就像着迁徙的候鸟,小小的身体扛起了自己和家人生存的希望。在“迁徙”途中,虽然困难重重,但她们依然勇敢地向着自己的理想生活努力。她们明白,如果想要不受冰寒的侵袭,就要更用力地扇动翅膀,羽翼扇动时,温暖也就不远了。